红色交通线上的“双枪英雄”——赖德胜
2018-11-30 10:05:48

赖德胜长孙赖锦煌指向老祖基坑里

赖德胜长孙赖锦煌指向老祖基坑里

  中央红色交通线是土地革命时期,上海的党中央通往江西瑞金的一条秘密交通线。它的功能有三个方面:一是传送中央、地方党组织的文件和情报资料;二是护送中央机关领导干部到苏区工作;三是为苏区护送金银等重要物品,采购短缺物资,如药品、纸张、印刷器材、医疗器械、电池、无线电收发报机及零部件等。一大批战斗在这条交通线上的交通员,不怕艰苦、奋不顾身,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作出了特殊的贡献和巨大的牺牲。因此,毛泽东高度赞誉“交通线就像我们身上的血脉”。

  赖德胜就是秘密交通员当中的一个。

  近日,笔者前往永定金砂乡下金村乌石下,探寻“双枪英雄”赖德胜的传奇经历。

  赖德胜的老祖基已经荡然无存。在密密麻麻的小竹子和灌木丛中,依稀可见残缺不全的石砌墙角,还有四处散落的瓦砾。

  赖德胜,1909年出生,原籍长汀宣成乡余周大队塘坑村,父亲赖清贵(祖上三代人耕田),从小过着穷苦生活。父亲英年早逝,靠母亲一人含辛茹苦抚养。赖德胜9岁开始给人家放牛,11岁跟母舅当操纸学徒,一直做到18岁。

  1929年冬,在武平县桃溪镇小兰村操土纸的赖德胜报名参加了红四军,并被安排在24大队第四中队。1930年下半年整编为红一军团第12军(军长罗炳辉、政委谭震林),后转战江西、福建等地。参加消灭张辉瓒整个师的战斗,并担任过班、排、连副等职务。

  1930年,因母亲患病,赖德胜请假回长汀老家,不幸被钟少奎匪兵抓去关了5天,逼迫他当了半年兵。赖德胜乘看管不严时,于1931年6月抢了2枝枪,又回到了红军部队。上级领导认为赖德胜的革命行动果敢坚决,马上由李文同班长、雷指导员介绍入党。

  由于赖德胜没有上过学堂,组织便调他到随营军事学校学习,结束后分配到中央政治保卫局工作,后抽调到闽西“工农通讯社”当地下交通员,担任交通小站的主任,负责武装护送。

  为了巩固、发展和壮大中央苏区,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第三次“围剿”,在党中央的统一部署下,于1931年冬建成了一条地下交通线,从上海、香港、九龙、汕头、潮州、大埔县城(茶阳)、青溪、虎市、刀宝坑、铁坑、永定桃坑、龙安寨下坑李屋、下金乌石下、上金、上杭严坑和庐丰大沽村、长汀,最后到达赣南瑞金。

  这条交通线的永定地段,是一个关键性地段。因为永定县毗邻的广东大埔县的交界处是深山密林,国民党的大埔驻军经常在这里设卡,加上土匪抢劫,永定段的地下交通员必须是政治上坚定和军事上过硬,以及有灵活机动的斗争艺术的人。1931年12月,永定工农通讯社在永定县金砂古木督背头窠的“永昌楼”正式成立。

  永定工农通讯社,社长赖义斋(湖雷石坑人)、副社长张发春(金砂下金石陂头人)。工作人员有赖德胜(金砂人)、张良如(溪口人)、戴奎贤(西溪人)、王坤荣(湖雷人)、阙四妹(西溪人)等人。整条地下交通线都有联络地址和具体联络人:上海;香港的“金台酒楼”;九龙的一家民房(接头的是一位中年妇女);汕头的“富春旅社”;潮州的“交通旅社”;大埔的“大同饭店”;青溪的“永丰客栈”;虎市的“云天旅社”;刀宝坑的邹日祥家;铁坑的郑启彬家;永定桃坑的郑礼唐家、游衍全家、巫寿华家;龙安寨下坑李屋的李学良、李学联家;金砂下金的赖书占家;上金古木督的“永昌楼”;上杭严坑和庐丰大沽村;长汀;江西中央苏区。

  永定工农通讯社的负责地段,是从广东大埔的铁坑开始接应,通过永定的桃坑、龙安寨下坑李屋、下金乌石下、上金,到上杭的严坑才进行下一站交接。

  永定工农通讯社自组建以来到红军长征前四年多的时间里,主要做了两件大事:一是保证向中央苏区输送大量的军需民用物资。二是安全护送中央领导人和军事领导人以及中央苏区急需的人才,安全护送了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瞿秋白、叶剑英等一大批领导人到中央苏区。

  后来,赖德胜被任命为桃坑站站长。

  1932年春夏之交,赖德胜他们护送几个女干部到苏区,途中在铁坑一座小楼里停留,被当地民团发现,立即有十余人包围了小楼。枪响之后,交通员从楼后的窗户突围,由于女干部走不惯山路,几个武装交通员只好扶着或者背着女同志,边打边撤到楼后山上,圆满完成了任务。

  1934年6月,赖德胜因患重病,组织上留他在永定溪南区群众家里养病。病愈后,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猖狂反扑,严密封锁,并且中央红军已经长征,他与部队和组织失去了联系。加上长汀老家的老母亲也去世了,侄儿被国民党反动派枪杀,前妻被迫改嫁,家破人亡,举目无亲。当时,赖如芬烈士的家属无人照顾,再三要求赖德胜留在他们家,继承家业,于是赖德胜与赖如芬遗孀张华英结婚,在下金乌石下安家落户。

  1935年5月,在金砂乌石下,赖德胜被国民党驻军抓去,因敌人审不出任何消息和线索,第二天只好释放。1936年又被当时金砂乡的联保主任范寅抓到仙师乡义务坪(现务田村)审问,同时被抓的还有赖全芳、凤芳、胜长等人,被捆绑、吊打,赖德胜没有丝毫暴露一点机密。由于没有证据,被抓的人也全部放了。

  1937年,赖德胜在乌石下岗背,被民团范寅、金砂乡伪乡长谢树贤带兵抓到金砂炮楼里,一起被抓的还有乡苏维埃主席赖书占。第二天被押到伪县政府,进行严刑拷打,被打得死去活来,逼赖德胜承认是共产党、是红军,因病跟不上部队而到此落户的。但赖德胜始终没有泄露半点机密,没有出卖党组织和自己的同志。国民党没有办法,把赖德胜定为严重政治犯,宣判死列,戴上手镣、脚铐。幸得同狱的张福高(金砂医院医生)、李文炳、张鼎丞母亲范姆、秀山背谢文高母亲谢姆,每天让饭给他吃,算是捡了条命,否则必死无疑。国民党又将其乌石下的妻子张华英绑到秀溪背,严刑吊绑、拷打,妄想逼出口供,使她当场流产失ag路子图|首页去生育能力,并抓到县牢里坐了半年多。一年之后,抗战爆发,适逢“国共合作”,释放一切政治犯,赖德胜终于出狱。

  赖德胜出狱后,与党组织取得联系,同地下党员赖义斋(原通讯社大站副主任)、下金村的赖书占、赖寿钦四个人在下金成立党小组,一起组织民众,保护苏维埃政权。1939年赖义斋不幸被抓并遭到暗杀。赖德胜被迫逃往广东坪华村,隐姓埋名,重操土纸谋生度日。当时,地方党组织转入地下打游击战。赖德胜与组织失去联系,靠耕田、做工谋生。

  新中国成立后,赖德胜回乡参加农村土改反霸斗争,表现积极。1952年参加八区(仙师)供销社工作,1959年恢复党籍,1975年退休。1992年9月,赖德胜因病逝世,终年83岁。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