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西籍传奇人物——红军侦察英雄曹达兴
2018-11-30 10:06:19


u=3491167783,3041365057&fm=15&gp=0.jpg

  70多年前,在那场被人类视为伟大创举的长征中,许多闽西籍子弟,常常承担着最为艰苦、危险的侦察、开路、殿后的职责,涌现了众多英雄人物。曹达兴就是其中的一位。

  曹达兴(1900-1936),长汀县涂坊镇元坑村人,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幼时靠要饭求生,饱受苦难。1929年5月,红四军二次入闽经过涂坊,29岁的他毫不犹豫地参加了红军。在中央苏区的历次反“围剿”中,曹达兴不仅作战勇敢顽强,而且表现出极强的军事指挥和侦察才能。“二苏大”后,曹达兴被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相中,担任中革军委第一(作战)局作战参谋,不久又担任红五军团某团参谋长。1934年秋,在红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的一再要求下,曹达兴调任红九军团司令部侦察科科长,1935年9月随红九军团编入红四方面军,任红三十二军ag路子图|首页司令部侦察科科长,1936年10月不幸在甘肃成县壮烈牺牲。长征途中,曹达兴没有辜负刘伯承和罗炳辉的栽培和厚望,作为军团的前导,经常化装侦察,屡出奇兵,为红九军团粉碎敌人的围追堵截,立下了赫赫战功,上演了一幕幕令人拍手称绝的精彩传奇。

  笔者曾多次走进他的家乡,试图了解关于他的更多的细节。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他的家乡,这样一位传奇英雄,却很少人知晓。为了让英雄的事迹得以传世,本文截取其事迹中的几个精彩片段,以飨读者。

 智取长岩镇

  1935年4月7日早,刚跳出国民党重兵合围的红九军团接到了中革军委电令:“九军团向毕节、大定前进。”

  一直担任红九军团前导任务的军团侦察科科长曹达兴在酣睡中被叫了起来,连日的作战、侦察和行军,使他疲惫不堪,但他二话没说,立即带领侦察连向大定(今大方县)方向武装搜索前进。

  在果瓦到长岩镇途中,曹达兴接到报告,我便衣侦察尖兵抓获敌中央军第十三师一个团长的姨太太及一个班的护送敌兵,缴获几口皮箱。皮箱内装有搜刮来的财物以及一把勃朗宁手枪和这个团长的名片。看到敌团长的名片,曹达兴顿时眼睛一亮,他想,何不利用这名片冒充中央军,拿下军团必经之路长岩镇?

  于是,他命令侦察参谋彭寿生迅速将这个大胆的作战计划向军团长罗炳辉汇报。作战计划很快得到批准,一场智取长岩镇的好戏就这样开始上演了。

  4月8日下午,曹达兴摇身一变成了骑着高头大马的中央军上校“团长”。侦察连战士换上了从老木孔阻击战中缴获的中央军军服,一行人就这样大摇大摆直奔长岩镇。

  长岩镇驻着一个中队的反动民团,他们从没见过红军,对红军怀有恐惧心理,但又以为红军都是些衣衫褴褛,人瘦毛长的“叫化子”兵。

  接近长岩镇时,曹达兴派侦察连指导员尹自勇,以敌团长副官的身份,先行与反动民团接洽。民团中队长一看到敌团长的名片,就立刻迎了出去。当看到骑着马,身着一套笔挺的中央军上校军服,一脸“骄ag路子图|首页横”的曹“团长”后,民团中队长更是深信不疑,立刻集合队伍欢迎“中央军”的到来。

  曹“团长”见民团团丁全部到齐,一扬手中的马鞭,极为严厉地说:“把枪统统架好,本团长要训话。”待团丁架好枪,排好队后,曹“团长”大声说:“听我口令,通通有,稍息!立正!向后转!齐步走!立定!”

  民团团丁一离开架枪的地方,侦察连的战士们就在侦察连长龙云贵的指挥下迅速对敌形成了包围。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民团中队长和70多名团丁一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民团中队长还一直叫“别误会,别误会,都是自己人”。当听到曹达兴命令他们“不许动,举起手来,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时,才猛然反应过来。但为时已晚,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魂飞魄散,束手就擒。

  就这样,曹达兴带领侦察连一枪未放,兵不血刃地缴了敌人的械,轻松占领了长岩镇。

  奇袭瓢儿井

  与长岩镇南部接壤的瓢儿井,是黔西北重要的集镇和川盐集散地,商贾集中,市场繁荣。全镇有1000多户人家,客栈、饭馆、小商小贩极多,有大盐号19家,邻近十几个县的食盐都要由此分运。

  红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决心拿下瓢儿井,以解决部队的军需补给等问题。通

  过审问在长岩镇俘获的大地主陈鸿禄等人,得知驻有敌盐防军4个队和一个区队,约500余人,且瓢儿井街上筑有碉堡,工事坚固,防守严密,居高临下,易守难攻。

  根据这些情况,罗炳辉等军团首长决定奇袭瓢儿井,并连夜召集曹达兴、红七团团长洪玉良等人召开军事会议,针对盐防军4个队盘踞瓢儿井四周的布防情况,制定了作战计划。

  4月9日凌晨,曹达兴依然化装成敌上校团长,带领化装成中央军的侦察连和红七连,以视察防务为名,实施奇袭计划。

  曹达兴他们在到达离瓢儿井一华里的地方,遇到盐防军的巡逻班,敌班长问:“是哪部分的?”曹达兴大声喝道:“瞎了你的狗眼,老子是中央军十三师团长,到大定检查防务和堵截红军,你们赶快派人到瓢儿井送信,给我们准备好午饭。”敌班长听说是中央军,不敢怠慢,立刻派人去瓢儿井送信。

  送信的走后,侦察连立即把剩下的盐防兵抓了起来,曹达兴向他们讲政策,要他们给红军带路,立功赎罪。吓得面如死灰的盐防兵,纷纷表示愿意效劳。随即,红军兵分三路直取瓢儿井。

  按照计划,由曹达兴率领侦察连首先出其不意拿下最难攻的太极图碉堡,这是奇袭成功与否的关键。七连则绕道西面,封锁西街、南街要道。由随后赶来的红七团从东北面解决营盘上的敌人。

  曹达兴带着侦察连来到太极图时,敌哨兵已接到盐防兵送的信,所以一见“中央军”的到来,赶忙跑步上前向曹“团长”毕恭毕敬地敬了个礼。随后,“副官” 尹自勇递给哨兵一张敌团长的名片,叫他赶紧通报盐防军队长。不一会儿,毫无戒备之心的盐防军十二队队副郑代胥带着二十多个盐防兵从碉堡里出来,恭恭敬敬地分列两旁鼓掌欢迎。曹达兴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子,再次以集合队伍训话的方式,将盐防军第十二队调离碉堡,然后摘帽为号,示意部队开始行动。一见到信号,侦察参谋彭寿生用枪顶住了郑代胥的太阳穴,侦察连的战士们马上控制住了敌人。

  解决了盐防军第十二队后,曹达兴带领侦察连继续向平街前进,途中缴了盐防军巡逻队的械,随后又缴了区队的枪,还抓住了大恶霸陈南陔。

  红七连也进展顺利,击毙了盐防军第十三队队长马骥,逼迫被包围在文昌阁的盐防军第十五队缴械投降。红七团在团长洪玉良指挥下也从东北包抄到营盘山侧面,向盐防军第十四队发起攻击,敌队长赵齐见势不妙,带着营盘山守敌仓皇逃窜。上午9时左右,战斗胜利结束,俘敌上百人,缴获长短枪60余支,大刀、梭镖l00多支和一大批弹药。

  奇袭成功后,红九军团在瓢儿井休整了三天,还打开土豪粮仓盐号,分粮分盐给干人,同时扩充新战士300多人,筹集军饷3000多银元,新做军服800多套,子弹袋200余条,部队得到了很好的休整和补给。

 夜袭盐井坪

  1935年4月底以来,红九军团连续攻占宣威、会泽两城。

  蒋介石为此极为震怒,于5月4日电令周浑元等:“周、吴、李各纵队,应由伯陵(薛岳)严督,不顾任何牺牲追堵兜截,限歼匪于金沙江以南地区,否则以纵匪论罪。”“李抱冰部应急向巧(家)宁(南)歼灭罗匪

  ,并不失时机渡过金沙江,在北岸严密截剿。”接到电令后的国民党几路人马紧急向红九军团扑来,企图将红九军团消灭在金沙江南岸。

  军情万分紧急。同日,罗炳辉给曹达兴下达了一道死命令,那就是务必在2天内搜集到船只,确保主力部队胜利渡江,与中央主力红军会合。

  接到命令后的曹达兴,一刻也不敢耽搁,于傍晚时分集结侦察连向树桔渡渡口外进发。第二天十二点赶到江边的曹达兴发现不仅沿江没有船,而且也不见人。于是他将全连战士分散开来,沿江边活动,四处找船。

  幸运的是,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他们找到了王朝亮、张朝兴两位船工,并在他们帮助下,在龙潭井河湾里找到了一只破船,经过紧急修理,船终于修好了。

  从王朝亮、张朝兴两人口中,曹达兴了解到,群众的船只都被驻守对岸盐井坪的盐厂场务所缉私兵破坏或拖到对岸藏匿起来了。于是,他决定在夜幕的掩护下渡过金沙江,消灭盐井坪反动武装,夺取船只,完成军团长交付的重任。

  当天深夜,侦察连便靠着修好的木船往返十三次渡过了金沙江。过江后,曹达兴和侦察连的战士化装成中央军,顺着崎岖小道,直奔盐井坪盐厂场务所。

  盐厂场务所的缉私兵以为红军根本无法渡江,有的在睡大觉做黄粱美梦,有的在赌博争吵得不可开交,甚至连警戒哨也没有安排。殊不知,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向他们撒来。

  曹达兴带领侦察连,简直如入无人之境,一下子就俘获了盐务所的全部缉私兵,缴获枪支三十余支。

  侦察连连长龙云贵把一名嘴里连称“误会”的胖子带到曹达兴面前。看着国民党军官打扮的曹达兴,胖子一边点头哈腰,一边自我介绍说:“鄙人姓唐,是这边的局长,都是自己人,千万别误会。”

  “误会?我可从来不误会。老实告诉你们,我们不是什么中央军,而是对岸过来的红军!你们只有老老实实交出所有的船只和税款,才能留条狗命,否则叫你们见阎王!”曹达兴一边把玩着手里的枪,一边冷冷地说。

  胖子局长瘫倒在地,像丢掉了七魂六魄似的,很快他就交代了藏匿船只的地方。

  夜袭盐井坪大获丰收,不仅缴获了大小船只50条,还缴获了盐税银元4万多,食盐10余万斤。第二天早上,曹达兴在盐井坪召开群众大会,将所缴获食盐分送当地百姓和船工,并向民众宣传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受到民众的热烈欢迎和拥护。会后,上百名船工,积极行动,自愿报名,将封存在盐场的全部船只,划向树桔渡口。

  而此时,罗炳辉等军团首长正焦急万分地等待曹达兴的消息。原来国民党军已发现了红九军团渡江的意图,遂由东面急速追来。红九军团的后卫部队已与敌先头部队交上了火。军团大有背水一战的危险。在此关键时刻,船队的突然出现,让罗炳辉等军团首长喜出望外。罗炳辉一把抱住曹达兴,激动地说:“好小子,你又立下了旷世奇功!”

  5月6日,红九军团三千多官兵顺利渡过了金沙江,将尾追而来的敌人甩在了金沙江南岸,彻底粉碎了蒋介石企图将红九军团消灭在金沙江南岸的美梦。

  红九军团渡过金沙江后,曹达兴奉命将所有船只装上石块暂时沉入水中,并按质赔偿船主,分别赔偿20、40、60银元不等。

  当敌李抱冰部追到树桔时,已没有船只渡江,只能望江兴叹,垂头丧气原路返回。

  遗憾的是,1936年10月上旬,曹达兴在甘肃成县小川镇阻击战中不幸壮烈牺牲。罗炳辉等军团首长为之悲痛欲绝,战友们为失去一个对革命事业无限忠诚的好同志而难过。

  后来成为共和国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的黄火青,每每回忆起战友曹达兴的时候,总是万分惋惜地说:曹达兴同志是个很有本事的人。炳辉同志常给曹达兴布置任务,侦察连常伪装“中央军”,那些民团、土豪弄不清虚实,迎接我们,见面后相机行事,常在敌人措手不及时就缴了他们的械。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